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更多 >神秘之旅 > 正文

[世界灵异]西南交通大学灵异事件

作者:观棋日期:2018-04-29 分类:神秘之旅

西南交通大学灵异事件

还是先把几个主楼的卫星图放上来,看上去会直观一点点,别的马赛克也懒得打,学校反正是一猜一个准。中间的信息楼被人说是个凶字,我看着还真有点像。还有,信息楼的结构也满奇怪,听一个有点懂风水的朋友说是特别聚阴的地方。改明儿我拍张照片来给中国灵异网的少侠们看看可好?咩

西南交通大学卫星图

再上一张九里校区早的南门,据会灵隐岛灵异社区看风水的同学说,修的很不好,戾气太重,刚好正对着18层高的0号楼,就是一双利剑插到18层地狱。被他说的怕怕的,还好去年这个门推倒重建了。

西南交通大学九里校区早的南门

【信息楼死亡事件】

73号一早10点不到,我同学小飞飞(之后还会再说到他的事)给我打电话说,“你们信息楼死人了,你造么!”

我那时候刚刚起床打算去办公室,接到他电话,说是有人跳楼了。然后我就赶紧收拾收拾去学校(楼主在外面租房子住,寝室实在又暗又潮),发生这种事情办公室应该炸锅了。

我走到楼下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抬走了,保安拿了一根大水管在冲地面,把血迹清理干净。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觉得整个人都毛毛的,心里渗的慌。

后来才知道,是一个本科生在信息楼呆了一整夜,然后第二天一早跳下去了(奇怪,为什么本科生跑到研究生校区来跳楼)。就从楼主办公室斜对面的男厕所。然后男厕所被封了一整天,第一个去厕所的少年看到了死者挂在窗口的包,被警察拉去录口供了(他第一次进局子里竟然是这个事......)。

今天想到在中国灵异网写这个,主要是因为今天是死者的头七,楼主来办公室的时候,楼下很多死者的同学家属在烧纸。。。莫名的又头皮发麻了。79日写的哈)

说起来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明明也没什么事,大四毕业,工作也签了,据说毕业答辩没过,但是延迟几个月也可以毕业啊,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呢。

而且前一晚上整晚都在信息楼里,楼主默默的想,难道是被迷了心窍?

信息楼里的故事很多,有几架电梯也是各种出状况,原本以为是因为年久失修,后来在一些很早的帖子里就看见了,20多年前这电梯就跟现在一个样。

【“大四学长”】

再说一个毕业季发生的事,前年,对的,应该是2012年,那个时候楼主大三,还在本校的本科生X校区。

每年毕业季的时候都会很疯狂的嘛,什么摔酒瓶,扯床单,大甩卖什么的,最多的就是喝酒聚餐摆龙门阵了。

当年我还是要准备期末考试的苦逼学生,看着别个学长学姐花天酒地,每天默默的早出晚归去自习。

具体多少号我不记得了,应该是刚好大四答辩完那天吧,土木学院会举行每年一度的茶话会,整个学院都参加,场面超级宏达的,不过这次事情过后茶话会也永远的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有几个在茶话会上喝酒喝的凶,之后经过学校里的湖,有人就提议要下去游泳,然后三四个人跳下去,一个人没上来。

事情发生十几分钟后,人人上微博上就已经传遍了。楼主刚好晚上10点左右下了自习回寝室,也要经过湖,看到很多人围在那儿,还有抽水机,在打捞。很多人都在旁边哭。

毕业季发生这样的事情,心情会特别沉重。

时尸体打捞了一整晚都没有捞上来。

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镜湖那水还能淹死人?”在印象当中,镜湖的水一年12个月至少有6个月是出于见底的状态,水浅的时候我还跑到湖底去拍过照。

第二天早上,尸体被捞起来了,后来听目击者说,尸体是自己浮起来的,不过只露了个头顶,水面上浮着一捧头发,整个人都还是处于直立的状态。我不去想还好,要去想那个具体的样子,就觉得好可怕。

应该是被水草缠住了脚。

有时候想想真的是生死有命,刚好又是喝了酒,又是遇到水涨的时节,又是被水草缠住脚,其实中间少了任何一点细微的环节,都不至于发生这样的悲剧吧。

这件事情之后,我们有很久都不敢经过那座桥,“大四学长”已然成为某个代名词了。

有了“大四学长”这个铺垫,就可以来说说小飞飞同学遇到的事情啦。

小飞飞是一个很呆萌的宅男,总喜欢叫我姐,哈哈哈,至今单身。

首先要说到去年清明时候发生的一个事儿,清明那天晚上,小飞飞骑着自行车在学校里面晃,可能是室友同学都出去耍了,他一个人很无聊吧。然后经过镜湖,突然觉得自行车失去控制,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手脚都用不上力气,然后往镜湖方向撇过去。

还好学校的马路两边还有步行带,小飞飞连人带车摔在了步行带的台阶上。然后昏迷了过去!他说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看看时间也就几分钟,醒过来之后他一阵后怕,不自觉的联想到了“清明”和“大四学长”。

他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我只当他是营养不良饿昏过去了,一定是打dota打到天昏地暗,饭也不知道吃。

【小飞飞的怪梦

接着说小飞飞的事。

小飞飞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啊,大四毕业之后小飞飞和我就一起来本校研究生校区了,小飞飞住在学校里,我去过他们寝室,顶楼,房门正好对着楼梯口。

开始研究生之后,小飞飞貌似一直精神状况不佳,情路不顺,加上老板事多,几次遇到他都是一副很低迷的样子。

上学期他来找我,说“姐,我遇到了很可怕的事情。”

小飞飞说他总是连续不断的做同一个梦。

梦见有人在湖里淹死了,一直找不到尸体。然后他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人在爬他的床。这样的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一个全身湿漉漉的人一下子扑到他床上来了。

他在梦里大声尖叫,把室友吵醒了,然后室友把他叫醒。

这样的梦在几个月里连续不断地出现,小飞飞说,后来他就知道是梦境,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一出现这样的场景立马暗示自己这是在做梦。然后那个湿漉漉的人影也一次比一次离他远。

后来终于不再做同样的梦。他妈妈也给他求了块玉佩挂起来。

我也缠着他问后来怎么样了,他说现在好多啦,而且新认识了一个妹子,没有见光死,心情舒畅,再也不做噩梦了哈哈哈。。。

不过我们聊起来的时候,小飞飞总是觉得他做的噩梦和去年清明昏倒在镜湖旁边有关。

湖里死去的人,找不到的尸体,湿漉漉的爬到床上。这么几个关键词,绝对没有办法不想到“大四学长”。

不过我觉得小飞飞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好滴,我说“这一回,算是你把阿飘打赢了吧,阿飘被你吓跑了。”

小飞飞很无奈的苦笑,他说研究生这一年让他从一个唯物主义的工科男变成了带玉佩和佛珠的人,越来越往我靠了。。。

【我的鬼压床

再说个我自己被鬼压床的事吧。

个人觉得自己体质还是跟阿飘挺绝缘的,从小到大也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我每天都会做梦,而且都能记得梦见什么,并且在梦里能够一定程度的改变梦境走向,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清明梦”吧。

常常梦见拯救世界、被变态追杀,还梦见过跟男神王力宏私定终身,感觉自己萌萌哒。这些废话就不说了。

最近做的梦魇:我躺着,身边有人来来回回走动,声音远远近近十分清晰,也很真实。我以为是室友在外面走动。隐约还能听到人说话,后来有一个脚步声越走越近,到我身边的时候停住,然后感觉像是把脸伏下来靠着我,那种动作带过的风的感觉怎么都忘不了。然后就整个人扑倒我床上了,我始终看不清楚他的脸,想喊也喊不出口。我伸手去开床头的灯,灯不亮。然后我再扑到床尾去开房间的大灯,也不亮。那种感觉超级绝望,我告诉自己一定是做梦。

后来不知怎么,我好像再去尝试开灯的时候,灯终于亮了。我也醒过来,那种压抑的感觉慢慢消失掉。

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挺心塞的。

【白衣女的故事】

再来说说“白衣女”的梗儿吧,这但凡是个鬼故事,就缺不了白衣飘飘。我们学校也成功的落俗套。

关于白衣女的故事,已经听到很多了,把比较早的撇开,就说说近一点的。

我大二的时候,在新校的1号楼,女生寝室,就闹过。(为什么新校建了才这么几年,就可以闹出这样的事情呢?不科学)一次假期,一个大三的女生一个人在寝室,室友回家回家,出去耍的出去耍。然后她听见卫生间有动静,就去看,没看到什么,然后就回自己座位,看到有个白衣阿飘坐在她椅子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后续故事不知道,但是那姑娘貌似状态及其不好,休学了。

还有,这学期刚开学的时候,白衣飘又出现了。

我们实验室的师兄,半夜12点钟给我发扣扣,说他见鬼了。

研究生的宿舍是男女混住的,男生一层楼,女生一层楼。

师兄晚上回寝室,在楼梯拐角的地方看到背对着他蹲着一个长发白衣的妹子,然后他也没多想,以为是女生和男友闹别扭,就走过了。他心想姑娘发质看着不错,没准是美女,然后回头多看了一眼,发现墙角根本没有人。

师兄觉得很奇怪,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女生走掉了。上楼走了没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发现白衣姑娘又背对着蹲着了....

师兄吓得不行,然后赶紧跑回宿舍。

第二天整个实验室都知道他撞鬼了。。。。

楼主吃的好饱,再来中国灵异网说一个。

【老杨口中机械馆的故事】

说到老杨,那必须是我最心水的老师,没有之一。一头灰白发,穿衣清清赞赞,很绅士,讲课一水的板书。

其实年纪也不大,大概就和我们老爹差不多,眯眯眼,嗯,跟都教授那样。

一般老师们都会对学校里灵异的事情讳莫如深,老杨也是,一般不会说,不过还是会有他心情愉悦的时候,抽上两支烟,然后开始跟我们吹牛。最喜欢听老杨吹牛,老杨有点坏坏的痞痞的老不正经的样子,简直跟他做学问的时候一样秒杀我。

老杨说到机械馆,早的时候就跟预定好了一样,一年一跳,机械馆和电气馆差不多是呈轴对称分布的,中间是信息楼,结构也是环形。

早期的时候,机械馆中庭放了一块石碑,据说是以后拿来刻知名校友的。

不过那石碑怎么看怎么像墓碑,一般人看看都会觉得很奇怪,也不知道在风水上有没有什么顾忌,冲突了。

后来看着这一年一跳的节奏不对啊,有个老师就找到老杨,说“老杨,咱们把这碑砸了吧”。

老杨说:“这不是归学校建设处的管么?”

“建设处那帮人也不干正事,你去申请,他们唧唧歪歪,直接敲了石碑,他们也当不知道”老师说。

“好的么”。老杨他们于是就把那碑砸了,放了一个机车转向架。

然后机械馆一年一跳的故事就终止了。

还记得老杨眉飞色舞跟我们描述的时候,还说,出了这教室门,你们说什么都跟我没关系哈,我什么都没说,哈哈哈。

下面要说的呢,也不能说有多灵异,就是觉得有点奇怪的一桩事。

【神秘的二食堂】

在老校区,也就是研究生校区,现在有的是三个食堂:一食堂,三食堂,还有南风苑。我刚来的时候,以为南风就是二食堂。后来在学校里走来走去,常常路过一个看上去已经被废弃了的建筑,玻璃上还贴着“豇豆面、麻圆、小炒”之类的字,我估摸着,这应该是食堂的节奏啊。不过,也没怎么在意。

后来,实验室的师兄问我:“你知道二食堂为什么关么?”反正有点神叨叨的事情,他们都会来跟我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变成这样的形象了?!楼主去屋角哭一哭。

“啊?哪个二食堂?”

“就是在卖学校纪念品隔壁的那个地方啊”,师兄的样子超级八卦,很好笑,但是我笑不出来,因为接下来貌似会很有内涵的样子。

“哦!我知道那个地方,为嘛被封?”我立马就联想到刚刚我说过的那个废弃建筑。

“好像是在里面死了人,一个厨房大师傅把一个女学生肢解了,就在二食堂里。听说是感情问题,反正从那以后就被封了。”

“难道还把尸体做进菜里面了么。。。”我继续问。哦,漏,为什么我会这么重口味。

“那倒没有。”师兄已经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这是一个版本。

后来又听说,二食堂的一个大师傅是杀了食堂里的一个女工,然后把尸体肢解了,扔在信息楼下的垃圾桶里。

两个版本内容大同小异,不过觉得还是第二版会稍微靠谱一点点啦。

故事到这里呢,都只是刑事案件。

灵异的地方在二食堂。二食堂门口是一条林荫小道,两边种的都是小叶樟树,经过的时候常常一阵香气。更奇怪的是,走在那路上常常会觉得天上飘雨。

偶尔一次,会以为是空调水掉下来,可是实际上头根本没有高的建筑,而且常常是这一小段路上会飘小雨,一走过立马就是大太阳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挺奇怪的。那路本身没什么问题,甚至有点浪漫。

再写一段,就去跑步!原本想在旅行之前瘦下来,结果这一眨眼又来不及了,只能带长裙去了.....小墩子继续打字。

【信息楼的七七八八,电梯必须是高亮】

信息楼还有一个神奇的名字,叫0号楼,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觉得,为嘛不从一号开始数,从0开始显得很牛逼么。

0号楼最让人啧啧称道的必须是那4架电梯,20多年来,一直非常有个性的忽上忽下。

现在都已经慢慢习惯了,原本要往下的,电梯先往上几层也无所谓了,更不用说每层都停这种无聊的事情。

有好几个师兄都经历过电梯从16楼掉到45层楼,然后慢慢爬下去的经历。我还好,我只有一次遇到电梯掉了半层,卡住了,过了好一会儿电梯才慢悠悠的再把那半层爬回来

有一次,我一个师兄(就是之前撞鬼的那个啦)一边和在实验室的师姐打电话,一边坐电梯。突然师姐喊了一声:“星星,你怎么啦!,你怎么骂人啊”。

师姐在那里,“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的重复当中慢慢平静下来。

星星师兄的电梯一下子掉了十几层,还好没到底。

从这件事情我发现,原来在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第一反应是“卧槽”。

继续聊主题,不在中国灵异网歪楼是我的温柔。

【怪异的0号楼】

上次聊到0号楼,这是一个18层的建筑,结构怪异。底楼有一前一后有两个坡状的水池,说水池呢又不太像,但是毕竟是贴了蓝色瓷砖,就是泳池标配的那种。一直搞不懂什么作用,也一直不敢踏进去。0号楼1楼的楼道呢,是出了名的风大阴冷,夏天常常有附近的大妈带着小孩来这边乘凉的,冬天那风简直了,感觉呼吸都困难。不知道今年死过人之后,还会不会有大妈再带着孩子过来乘凉。

0号楼有三层很怪异。地下室,7楼,12楼。

地下室我前几天算是去了一次,之前一直是听师兄们吓我,地下室的积水从08年地震开始就有膝盖那么高。还在积水里发现过不知道怎么死的尸体。我一直没有勇气去探险。前几天我坐电梯从1楼到16楼(就是我每天的常规路线)。电梯上到2楼停了一下,开了门没有人,这也很正常,用的人多嘛。然后电梯没有像预想的那样继续往上,往下了!我还觉得电梯怎么尼玛的又坏了!结果停到-1楼了,当时电梯里除了我还有一个别的学生,不认识,我看了他一眼,他也很紧张的样子。到了-1楼,电梯门开了,一股很浓很浓的尘土味,没有传说中的积水,有很多废弃的机器设备。我赶紧关门,终于电梯又上楼了。

这就是我意外停留在地下室1min的经历。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本身这个事情就蛮怪的。

【超神秘的7楼】

再来说说7楼,这可是超神秘的楼。

第一次坐电梯有人在7楼停,然后出电梯了,一切正常。

后来不久又一次,电梯在7楼停了,门打开发现是锁着的!就是打开电梯门就看到那种老式的拉伸铁门,挂了一个大锁。
我震惊了,问身边的同学“上次有人在7楼下了,你记得么?”

“我记得啊,一个大叔,卧槽,为嘛是锁着的!”

“可能是记错了?”

“没可能,不过我们还是这么想吧,哈哈哈”

然后两个粗神经少年就把这个事情哈哈过去了。

后来电梯偶然有在7楼停的时候(不要问我为什么停,我也不知道),门总是锁着的,也没有人出去,也没有人进来。
7
楼的廊灯倒是亮的,有可能是电路整个楼都一样的吧。

对了,传说0号楼还有一个穿黑色大衣带礼帽手提收音机的男鬼(是不是形象很复古),听很多人说那个鬼就在7楼。

再一个就是12楼,一直是艺术传播学院的。据说以前12楼除了几根大柱子啥也没有,别的楼层都会隔起来当办公室教室。就好像一栋楼里面有一层专门拿来通风似的,哈哈哈。

后来也改成办公室教室了。最近艺术传播学院搬到新校区了,12楼又显得特别萧条。前两天无聊去逛了一圈,还有教室里坐着一个两个零散的自学的学生,很安静很安静。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