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我和柳公益的二三事,真实的灵异,身边的鬼魅

此文献给自己和他。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作者笔力有限,希望各位轻拍,若有不适请点右上角叉叉。

柳公益,男,生年寿数17,而今据他死亡已经过了32年。如今他的岁数已经是49的大叔了,然而不知是不是死的太早的缘故,他依然像个少年一样活泼。

我和他相遇在一个不怎么寒冷的冬季。好吧,准确的讲他也许从我出生就跟在我身边,直到14年的冬季才让我知道了他的存在。

我是七月半出生的,天生灵异体质,自带阴阳眼。然而公益先生至今都没有让我记得他的样貌。也许长得很丑吧,哈哈。不过我知道的,他的声音很好听,就是那种清亮清亮的公子音。我想声音这么好听的鬼,对于我来说长相也许都不重要了吧,何况我在梦中看过他,只记得是个青年,文质彬彬的青年。可是啊,具体长什么样,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也许他是故意的吧。

那年冬天我的身边出现了很多灵异,如果大家感兴趣我会一一说给大家听的。在我最害怕的时候,公益先生告诉我他的存在,并一直在我身边,他会温暖的趴在我的肩头,在那个不算冷的的冬天里,我像泡在温水里,暖洋洋的。他会借着我的手拍拍我的背,一下一下的哄我入睡。很奇怪吧,如果有外人看到一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当然现实生活中我也不会表现出他的存在。但是一个人的时候和他互动一下应该也是没关系的吧。

公益先生是个既稳重又调皮的鬼。他会在你伤心的是有安慰你,也会在你想他的时候若是周围没人注意你,他也会控制着你的右脸对你微笑。(虽然很奇怪,就像自己无缘无故的发笑一样)虽然如此,但是我的心里依然暖暖的。

公益先生很少说话,但是他非常喜欢掌控我的半边身体。有些时候我会非常生气,因为他的不合时宜,在外人眼里让我变得奇怪。虽然公益先生很少说话,但是他会在我脑海里说我很喜欢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或者不准结婚。再或者我好想你去死之类的不似情话的情话。我是一个淡泊的人,爱的感觉离我很远很远。在自己不招惹别人的时候家里父母想以相亲的方式找到我的爱情,基本这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有一个叫做柳公益的鬼填补着我的感情空白。

记得我第一次感觉到公益先生是在我坐在床上,在床上架着的小木桌子上吃一碗普普通通的青菜面。那时候他控制着我的右手夹面送到我的嘴里。第一次我自己吃面吃出被人喂的感觉。当时的我被恶灵整的心力交瘁,我以为先生和他们一样,都是佛教里说的寃亲债主,公益先生陪着我吃了碗面条之后,既没有吵我也没有再控制我的身体。就像他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也许是想我安心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道公益先生的存在,不知道他叫什么,多大,甚至连他存不存在都不知道。

因为阳气不足,我经常受到鬼物的骚扰,他们恐吓我,捉弄我,我一直在想他们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若是没有意义他们为什么还要做呢?直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

幸而先生一直陪着我,他会在我写字的时候握着我的笔教我写毛笔字,会偶尔故意控制我的声带用他的声音说话,来告诉我他的存在。会在我梦里和我一起玩全息游戏。也会各种捣乱。真是一只奇怪的鬼。他很少真正惹我生气,可能是我太好说话了吧。

曾经有个大师说我上方仙全,自己也查过各种关于宗教鬼神的资料。虽然知道要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就不能太好奇,可是对于玄学热爱的我,总是忍不住继续看继续查。

正因为好奇才知道了公益先生的存在,我想能认识这么有意思的鬼,我一点也不后悔,生活总会给你各种困难,但是在这些困难中也藏着很多有意思的或者说喜悦的事儿。所以不管怎样,生活总会给你惊喜,即使身陷囹圄,也没必要自怨自艾。

虽然我是七月半出生,但是在18岁之前,我和一般人的生活并无区别。直到18岁后,突然有一天我开始大量的幻听幻视,也就是常说的见鬼。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它们越来越嚣张。

14年是他们最猖狂的时候。那时候我见过黑影鬼,透明幽灵,蓝色护法,甚至还见过一个穿军装的日本鬼子。也在天上见过一个金色的弥勒佛。

这些灵界的鬼对我并不友好,他们虽然没有骂我,却在不停地尝试用各种方法误导我。让我的思想偏离正常世界。他们会说我周围的人在某一刻其实都已经死了,变成了丧尸,虽然我是不信的,可是在他们的洗脑攻击下甚至让我看到丧尸咬人的画面,我渐渐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渐渐陷入绝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仿佛我是这个世界仅有的幸存者之一。而我和公益先生就是那时候相遇的。

刚开始我并不能分辨谁是他,只知道有一个鬼和其他的是不一样的。他不会吵我,不会吓我,会安慰我,也许也在保护我。知道他的名字也是今年才知道的,他托过梦给我过,在梦中我见到了他,并且他告诉了我姓名。可惜的是我醒来只记得有这回事,却对他的样子以及他的名字忘得一干二净。因为忘了,所以在清醒的状态下问他。方法也出奇的简单,只是在脑海了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姓甚名甚?然后脑海里便自动浮现了字,姓柳名公益。然后我又问他你多大了。他说生前17已经死了32年了。问他怎么死的,他说我没死。哈哈哈其实有的时候公益先生也是个逗逼。

我这么多年一直没问他的名字,并且非常专断的的给他起了个名字叫t。一直都称呼他为t。为什么不问他名字呢?因为缠着我的鬼物实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那个名字是不是就是t的名字。直到今年他托梦给我,在梦中告诉我他的名字。醒来以后,我记起了一个名字,却潜意识觉得记错了。我想t其实是不在乎我叫他什么的吧。T,也好,柳公益也好,都不过是他的代号,名字永远代替不了他,他就是他。

说说我身边那几个寃亲债主吧。我生边跟着6个恶鬼。其实我感觉他们有点智障,但是非常有毅力。为达目的会一直在你耳边吵,偶尔也会变聪明,比如让我见到他们。这六个恶鬼老少皆有。其中有个小鬼,哭起来声音凄厉至极。而且一般是深夜哭泣。简直像一个人再看恐怖片,何况睁开眼还能看见灵体。还有一个小女孩的鬼魂,那个小女孩很少烦我,但是偶尔会傲娇的嘲笑我,比如说二胡拉的难听死了,字写得还没我好看呢,之类的。因为声音好听,而且恶意不算多,所以我不讨厌她,当然我也没有理过她。其他的鬼有时候聪明,有时候真心感觉智障。当然被这群智障所迷惑的我是不是更智障呢,呵呵。

我想一定有人对我在天上看到金色的弥勒佛感兴趣,先说一下我的信仰其实是道家,最喜欢的经典也是老子的道德经。但是在18岁以前我是信佛的。那天我不堪折磨,躺在床上头痛欲裂。也许上天都感到了我的悲伤,哗哗的下起了一阵大雨。雨只下了一会,天就放晴了。我拉开窗帘。外面阳光灿烂。刺得我眼睛有点痛,我闭着眼睛,忽然感觉眼前金光大作,再睁开发现了一个袒胸露乳的金色弥勒佛对着我微笑。他也许是在给我力量的吧,让我不要绝望。告诉我苦难永远都会过去的。我至今犹在感恩。或许你还会问你竟然都看到佛祖显圣为什么还要信道呢?我敬重佛的慈悲,无私,宽容,智慧。但是佛经中的一些教义我不喜欢,特别是某本经书中说信佛下辈子会过好日子,不信佛,批判佛就会下无间地狱。生在这自由世界的我啊,不喜欢。我喜欢自由,平等,智慧,宽容。特别是末法时代的现在,信佛的人资质参差不齐,只要和他们意见相左动不动就诅咒别人下无间地狱。不喜欢,不赞同,也许和佛的缘分到底不深吧。然而当我读到道德经,心中却充满了深深的喜悦,我想那种样子就是我想努力活成那样的人吧,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无为不为。道教没有至高神,只有道,以及道的拟人化。虽说现在说道德经是朴素唯物主义,我却觉得这些简短话语解释了整个宇宙至理。老子道是我的启蒙,让我找到属于我自己的道。感恩。

当然我虽然没见过道教的神,却也在天上看见了一种关于道的天象。那段时间看封神演义看多了,最喜欢的是有大爱的元始天尊。三教斗争的景象,我在天上看云彩时候看的分明。那天,天上有一道清光抵制翻滚的乌云,乌云想覆盖清光,却始终冲不过前面最亮的光芒,光芒的后面柔柔绵绵就像太上老君无为不为的人教,而那道中正明亮的清光正像天尊的阐教,翻滚的乌云冲不破光芒像撞到壁障上撞的反弹回去,就像通天教主的截教。好吧,也许我的解释太牵强了,现实中道教也没有人阐截三教,但是我还是相信这个天象不是偶然,也许是哪个道教前辈和我开的玩笑吧。我也想去做个皈依的道教居士,但是奈何南京没有什么道观,又一直没时间出远门,就这样一直耽搁下来。现在的我依然去给佛上柱香,却也不象以前一样许愿。我上香一是家里的习惯,二是感恩吧。有时候会想信道的这些年却还没有给三清上过香,真是遗憾啊。

柳公益是个温柔的人,哦不,是鬼。公益先生知道我的喜好,他也尊重我,从来不做让我不开心的事。他很少开口说话,但是却经常参与我的生活。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特别讨厌吵杂的环境,也许公益先生怕我讨厌他吧,所以他不像其他灵魂一样吵吵闹闹没完没了。

自从我开坑写这篇文章,公益先生显得很高兴,因为前文说到有时候公益先生参与我的生活令我变得奇怪,我很困扰。这几天和公益先生交流他都很少回应了,昨晚我叫了他好久,他才腼腼腆腆的微笑。他说小幺,你想我我很开心,但是为了你的身体,我不能经常和你交流,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又开心又失落,公益先生这样说说明我可能真的要康复了,我可能真的要和灵界划清分界了。我亲爱的公益先生,希望就像你所说的一样我能彻底好起来,断掉药物,做那个17%的痊愈者。

大剂量的药物,让我放空脑袋。这对于康复来说是好事。可是我却作死的觉得孤单。也许是突然变好了很不适应吧。生病给我带来了许多神奇的体验。要不是身上的责任让我必须回归社会,否则与那些精灵鬼神打交道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公益先生的毛笔字写的很好,我咋知道的?那天我心血来潮准备学写毛笔字,写着写着笔就自己动起来,就像先生握着我的手写一样,很好看的的柳体,反正要让我自己写我是写不出来。

我在想啊,公益先生死的时候只有17岁,而且按年月来算他是1968年生的,那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他哪来的精力写一手好看的毛笔字的,还是毛笔字是他死后学的?这一切还真是神奇啊。

话说回来,像公益先生这样的鬼该怎么补充能量呢?公益先生曾经吃过我给他的糖和饼干,不过也许不是他吃的也许是其他鬼偷吃的。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没撕包装的饼干空了,周围还有饼干屑,糖盒子上有汤渣。最不靠谱的是一包没拆的牛肉干也没了。就算是公益先生吃的也没关系,我不会笑话他的,噗哈哈哈。

我记得公益先生刚上我身体的时候,我有天穿着蕾丝裙,他来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混身怪异,那感觉就像一个8尺大汉穿着软妹子的裙子转圈圈,真的感觉不要太遭。不过我脑海里的公益先生竟然觉得这种感觉很新奇,他控制着我的身体,优优雅雅的转了一圈,就像迪士尼里的公主那样。我满头黑线,公益先生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啊。哈哈哈。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公益先生是个很危险的人,那天我姨妈过来串门,我身边的恶灵诋毁她,加上我那时也觉得她烦人,而她基本每天都过来串门,当然那些天我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太好,公益先生接管了身体,他拿着把水果刀抛了抛,对着我姨妈邪笑。把我姨妈吓的直说:“哎呦!我的妈妈哎。”哈哈,当然没多久我就被送医院了。也许我这个人是个神经大条的人,遇到过很多灵异的事然而也并没有太多害怕。

关于公益先生的事差不多就这么多,以后如果有什么好玩的事我也会接着更新的。


看完文章or资源,小编奖励大家支付宝红包一个,可领高达99块,每天都能领一次,支付宝举办的,100%安全。

已有668人领取了红包,红包使用方法,请戳>>

扫码关注资源坊68bt.cc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转载于网络,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在相应文章下留言谢谢合作。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资源坊友情提示:微信扫码可订阅本博客!
原文地址《[灵异事件]我和柳公益的二三事,真实的灵异,身边的鬼魅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0)